浅述客家族规家训对清廉家风形成和传承的促进作用——以石城县客家温氏族规家训为例

来源:寻乌县纪委 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24日 16:29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xbvl.com.cn/index.php?m=ffdt&a=item&catid=15&id=287
文章摘要:调查研究 ,巢倾卵破气垫尖嘴,越南战争肺病攥住。

    摘要客家族规、家训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,是客家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,也是中华文化重要的传统文化,是古代用来约束和规范人们行为的重要行动指南和措施。客家族规、家训文化底蕴深厚、历史悠久、内容丰富、针对性强,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,对家庭、家族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特别是对清廉家风的形成,更是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本文以石城县客家温氏族规家训为例,提取了族规中涉及清廉家风的基因和传承发扬清廉家风的典型人物,论述其对清廉家风的形成和传承中的促进作用。

  关键词:族规家训 清廉家风 形成传承 促进作用

  客家族规家训是客家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中华民族中重要的传统文化内容之一,是树立和传承客家良好家风的重要方法。客家族规家训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,成为了当时约束规范人们行为的一种重要手段和行动指南,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,对家庭、家族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特别是对清廉家风的形成,更是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本文以石城县客家温氏族规家训为例,论述其对清廉家风的形成和传承中的促进作用。

  一、石城客家温氏族规家训形成的历史背景

  客家民系是在不断的迁徙过程中形成、发展、壮大的,客家族规家训的形成与客家人的迁徙历程、生存环境、思想理念、精神特质有着密切的关联。石城县是客家民系的重要发祥地和客家人重要的中转站之一。

  石城在春秋时期为百越之地,西晋末年至唐、宋、明、清时期,中国历史上以中原大地为中心的区域出现过五次较大的战乱,从而导致了古代历史上出现了五次较大的人口迁移。为躲避战乱,大量的中原汉人迁徙到石城境内定居、繁衍。这些南迁的中原汉人与当地畲、瑶族原住民兼并、融合、同化、改造、创新,通过漫长的历史过程,最终形成了汉民族中独具特色的客家人。

  根据古代的石城《温氏族谱》载:“晋五胡乱华之际,温氏族人随中原士族南迁”。据温氏老族谱记载,石城温氏属《太原堂》,在中原的先祖为名门望族,书香门第。为躲避战乱,温氏先人颠沛流离、历尽艰辛,南迁到石城依山傍水、刀耕火种、建村立寨、繁衍生息。从而南迁石城的温氏族人有着中原时期的书香传统、有着南迁路上历尽艰苦的体会、有着在艰苦的环境中开创新家园的艰辛磨练。为了适应当时在石城极其艰苦环境中求生存、谋发展,并争取创造新的辉煌,必须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和措施加强对温氏族人的约束和管理,从而温氏家训族规应运而生。经过漫长历史岁月的开拓,温氏最终成为了在石城人口最多的望族。石城温氏的族规家训非常全面,包括了方方面面的内容,特别是包涵了许多坚守清廉齐家的规定。这些清廉齐家的规定,在石城温氏一族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发扬。

  二、石城客家温氏族规家训相关清廉齐家的基因和内

       风俗之美恶,由於人心,人心之浇漓,由於教化。教化不明,则心术不正,习尚不端,而流为风俗之蠢矣。吾家素传清白,号称诗礼,泊乎晚近生齿日繁,不学者,象而豪强狂狡瓷睢凌悖之徒,征征多有,以致家声不振,互乡贻讥。虽子弟之率不谨,亦父兄之教不宣也。兴言及此忾我寝叹,因条立族规如左。

  该族规的开篇序言指出,制定族规是为了规范、约束本族弟子行为,是用来教化本族后人做一位知书达礼、心地善良、清廉端正、勤恳务实的人。从而,要更好的传承和发扬好“吾家素传清白”的清廉家风。从中可以看出“清白传家”,是该族规中的“清廉齐家”的重要基础。

  * 守王法

  书曰:无有作好,遵王之道;无有作恶,遵王之路。吾辈幸生圣世,自宜凛遵,普天率土,为下不倍之义,凡日用云,为教诲子侄,务循法度,临深履薄,惟恐销即于匪理,苟或不谨,自罹法纲,上忧父母,下累妻子,而且宗族含羞,姻党蒙耻。至此而始知悔,噬脐何及哉。故凡我姓子孙当先勉之。

  该族规明文规定,本族子侄必须“守王法”、“务循法度”,如果“自罹法纲”将拖累全家庭,并影响宗族声誉。从现在的角度上看,遵纪守法是做到清正廉洁的重要保证。为此,“守王法”是该族规中重要的清廉基因之一。

  *严约束

  廉节守身之大,本族子侄务宜各守本分。若纵其骄淫,恣其游惰,闯入邪匪,上干国宪,噬脐何及,为父兄者,宜平时讳教,交结正人,使其非心日革,至于构居族属,动静皆知,尤宜严加伺察,倘有不法,悔何及乎!自后相规相诫,毋坐视容隐,毋损人利己,毋假公济私,否则上辱祖宗,下污名声,捉至祠下,重责重罚,决不轻贷。

  “严约束”是该族规中重要的清廉基因之一,本条文在开头就明确点出“廉节守身之大,本族子侄务宜各守本分。”。规定父母、兄长要教育好族中子弟洁身自好,不与坏人交往。指出廉节守身是最大的事,不能做损人利己、假公济私的事,否则将开祠堂进行重罚。

  *养人材

  吾家子姓中间,有颖敏特达者,固山川之所毓秀,亦先灵之所笃生也。为父兄者,亵视而不之教,则席膏腴骋材智耽酒色,其不致於捐志堕业者无几,务宜详择师友,严笃课令,一切灯油廪饩之需,须当周悉,不可让以家事纷其志虑即或父兄清素,亦思子英异难得,竭力作养,则为子弟者,必念父兄艰难勤苫,励志锐进,科目之途又何择于贫富哉!培植教育,为父兄者不可不任其责也。

  该族规中制定了“养人材”这一条款,要求父兄加强对本族子弟的管理和教育,督促他们读书崇文,勤学苦练,不断进取,明晰事理,正直做人,成为栋梁之才。温氏族人的理念是认为重教育、养人才、明是非,是做到清廉齐家的重要保证。只有让本族子弟有文化、有知识、明事理,才能更好的分辨是非,才能懂得“守王法”的重要性,才能理解“廉节守身之大”的内涵,才能更好的传承和发扬“清白传家”的良好家风。

  *输国课

  夏税秋粮国之重务,寒衣饥食,吾先得思至鸿钜,故每年粮差,务依期早纳,庶上免官司之扰,下称良善之家。

  该族谱将“输国课”作为重要条款规定在内,要求全族人必须按时向国家交粮纳税,没有任何理由拖欠,即使自己忍冻挨饿年,也不可不交。只有这样才合法,才是良善之家。从现在的角度看,这也是在教育人们要做遵纪守法的人,要做善良正直的人。因此,这也是清廉齐家的基因之一。

  *勤生业

  勤则必盛,惰之必衰,此理之常也。族中子姓衍繁,散居郡县,凡各房子弟,首宜教以诗书,次则当务耕稼,或习技艺商贾。

  该族规中的“勤生业”条款,是教育本族子弟要务正业,要自食其力,勤劳发奋,振兴家业、族业。只有做到这些,就不会出现好吃懒做,就不会胡作非为,就不会做出有辱“清白传家”的事来。因此,该条款也是清廉齐家的基因之一。

  三、   石城温氏族人对清廉齐家良好家风的传承和发扬

  据石城温氏老族谱记载,石城温氏的先祖在古代的中原时期是名门望族,书香门第,在当时就有“书香传家”、“清廉为官”的祖训和家风。南迁石城的温氏族人牢记祖训、传承家风,以“首宜教以诗书”为基础,以“廉节守身之大”为重务,并定为族规,载入族谱,世代承传。现举例如下:

  *例一:捐家资、办义学的客家大儒——温革

  温革、字廷斌、江西石城县人,他出生于宋真宗显德三年丙午(1006)。温革的家庭较富有,他自幼聪慧过人、心地善良、饱学诗书、名登乡贡。后举进士不第,决心放弃科举仕途,在家乡兴办教育。于是在北宋宗宝年间(1039)他尽捐家资、兴办义学,在石城县柏中里(今石城岩岭堂下村)建起了藏书楼“青钱馆”,开办了义学“柏林讲学堂”。

  由于“柏林讲学堂”可以为学子提供吃、住且藏书丰富、治学严谨,从而吸引了众多学子前来求学,除了赣籍学子外,闽粤学子也纷纷前往求学,一时学子盈门、闻名朝野。北宋太学说书、人称盱江先生的李觏(字泰伯)为温革办学撰写《书楼记》,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为“柏林讲学堂”挥毫题字“雅儒堂”。

  温革办学推行的是普遍教育,只要是真心求学者均可成为柏林讲学堂的学生,不分贫富贵贱均可入学,对贫困子弟可免费入学,以培养和造就后人为目的。据温氏老族谱载,温革在办学伊始曾写下:“不求诸外,盍求诸内;不在吾身,宜在吾子孙。”充分体现了其办学不是为了个人获取利益和贪图虚名,而是为了子孙后代。通过普遍提高子孙后代的文化知识,让他们明事理、辩是非,使民风更为纯朴、道德更为规范、社会更为平安。温革捐家资、办义学且成效显著而闻名朝野,被当朝皇上宋仁宗恩赐为进士、并敕封为大儒。他的业绩载入了《大明一统志》、《江西通志》及府县志中而千古流芳。

  温革尽捐家资办义学、不计报酬育后人的高风亮节和无私情操,开创了石城温氏清廉齐家的先河,成为温氏族人族人效仿的典范,也为后人树起了一块清正无私的丰碑。

  例二:清廉为官的宋代宣抚副使——温 勋

  温勋,字成劳,江西石城人,生于北宋仁宗嘉佑七年(1062),殁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年(1133)。他于北宋徽宗崇宁五年(1106)考中丙戌科蔡疑榜进士,官至山东宣抚副使。温勋受到了“修身治国平天下”、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等思想的熏陶。

  他为官清廉,爱民如子,志载“其人文行并著”,被誉称为“温夫”子。

  温勋“莅治有功德于民”,成为一时名宦。他清正廉明,体恤民情,其为官之道充分展现了他良好的道德修养和高尚的品行。任山东宣抚副使时,正好碰上当时被称为朝内“六贼”之首的蔡京乱朝政,致使大多老百姓民田被侵,度日如年。温勋到任看到这种情形后,满心忧虑,食寝不安,立即下到各地走访,详细察访民情。之后将访问到的民众疾苦急速上疏朝廷,有谓“念新法之颠翻,痛哭请命”。

  面对农民因失地多,快乐十分玩法:捐税重而家无三日粮的景况,温勋看在眼中,急在心里,经常“捐俸周饥”,不时捐出自己的薪俸,用来弥补春税,解救贫困百姓;若“值大饥”,遇上发生灾荒的年份,则“预开仓廪,计口而赈”,并檄谕各郡县“便宜发谷,周济百姓”,使得饥民“赖以不毙”。

  温勋在宣抚副使任上爱民如子、公正廉明、不贪不沾、不以权谋私,从不收受别人的钱物,深受百姓爱戴。据志载,温勋所施善政,感动了齐鲁大地各方百姓,“至有以姓名其子女者事闻”,朝廷知道后也大为“叹赏”,称“长孺之功不过是也”。

  *例三:进士为官,两袖清风——温鹏翀

  温鹏翀,江西石城人,出生于清嘉庆四年(1799)。清道光五年(1825年),鹏翀在豫章书院毕业参加省会试,中举人。翌年进京会试考中进士,清道光十七年奉旨赴广西梧州府任藤县知县。温鹏翀传承良好的家风,成为了一名忧国为民、勤劳务实、公正无私、清廉爱民的父母官,深受百姓的拥戴。

  首先,他在藤县树起了清廉的旗帜。他一上任,就拒收部属及地方绅士们的见面礼金,并立即颁布了《清廉要约》,约束自己和部属“不收份外之钱物、不扰民欺民”。并以身作则,一举扭转了藤县的社会风气。

  由于温鹏翀公正廉洁、政绩卓著,于道光二十二年奉旨调任云南省负责采运滇铜国用。这是一处被别人看成富得流油的肥缺,每天进出几万俩白银。而温鹏翀却把这看成了一种更重的责任,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和部属,处处凸显公正廉洁、为国为民、勤勤肯肯。温鹏翀因积劳成疾,殉职于云南任上,终年仅四十五岁。一个文采飞扬、公正清廉的好官,就这样凋谢在任上。

  藤县人民得知温鹏翀殉职于云南任上,无比悲痛,全县上下掀起了一场悼念温鹏翀先生的活动,并联络数百名绅士特为温鹏翀制作了一块牌位,放置于藤县武山的“访苏亭”中,供后人瞻仰。当时有篇文章这样记载了当时的情景“其中联名崇祀当时不下百余人俾,得于坡公同享千秋祭祀”。将温鹏翀与苏东坡同题并论,可见温鹏翀在藤县的影响力之大,藤县人民给于温鹏翀荣誉之高,已载入了藤县的史册。

  石城温氏族规是在特定的环境中,通过漫长的岁月提炼形成的,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严格的管理规定,非常符合当时的社会发展条件,对石城温氏一族的生存、发展、壮大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。该族规中包含了许多清廉的基因,这些清廉基因引导培育了石城温氏族人以“廉节守身之大”为重的高尚理念,并得到了世代承传,树起了一座座清廉的丰碑,非常值得借鉴和光大发扬。(石城县客家文化研究会秘书长 温涌泉)

来源:石城县客家文化研究会